吉林市| 彭阳县| 白雨| 广河县| 阿廷河林场|
加载中…

加载中...

正文 字体大小:

在跳楼学生的生死之间,就差一个好老师

(2018-02-18 07:00:00)
标签:

王雁林

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新老王不装
在跳楼学生的生死之间,就差一个好老师

 

母校——江西师大附中一个15岁的孩子在留下简短的遗书后跳楼自杀了。他的遗书这么写道:

 

这会是一条定时说说,当你看到这条说说的时候,大概再也见不到我了,这是我为数不多不带滑稽的说说,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少欢笑,但无法给自己带来欢乐,我想离开这个世界,在我逝去之后,不要有人为我哭泣,希望你们能继续欢乐的走下去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

相信在青春期时的某个时间,很多人都会有类似的小情绪——低落、沮丧、活着没意思。那时候有离家出走的,也有打算寻短见的,甚至写好遗书寻短见的,但最终没有一个成功的。我很庆幸那时候遇到了一大批好老师,他们不只是给了我们知识,同时还有自由的空气以及对未来的憧憬。因为还有这些,所以都舍不得死。

 

但现在的孩子怎么了?真的那么生无可恋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在2017年9月的开学季——

 

9月7日凌晨3点左右,南京珠江路某小区一个初三女生跳楼;

 

9月14日汉中一高一男生坠楼;

 

9月14日凌晨2时许,城固一中一学生从学生公寓楼五楼坠亡;

 

9月16日,合肥10岁男孩从34楼坠落,孩子或是登上该栋楼的34层顶楼坠下。其书包还留在楼顶,同时留下了纸条。多名小区业主说,疑似跟学习有关,此前因学习受到批评;

 

9月17日晚9点半,杭州滨江江南明月小区西区的某单元里,一名姑娘从19楼坠下,落在3楼平台上,当场死亡;

 

9月18日清晨6点40分左右,无锡一名初三女生从该小区32号楼的6楼跳下,倒在血泊中当场身亡;

 

9月18日上午11时左右,湛江第五中学高一级一名麻章籍男学生在学校跳楼身亡;

 

9月20,南京某学校一初中学生跳楼……

 

作为过来人很难理解:现在上学,也太危险了吧?

 

 

很多人中学时代的记忆是灾难性的,题海和焦虑是主旋律。但我在江西师大附中度过的时光,却是“阳光灿烂的日子”。所以刚听说母校的一个孩子跳楼时,我是不能理解的。

 

江西师大附中2017年全国百强排名55位。但我在校那会儿,还没有这个排名,著名的是老师挂在嘴边的“天才教学”法,而这也是我们和其他学校最大的区别。

 

所谓“天才教学”的最大特点就是作业少。

 

在别的学校题海战术的时候,我们却几乎没有家庭作业。从初一开始到高中毕业,印象中,除了英语和数学每天会有几道题外,几乎就没有作业。而这么点作业,大多数人都会在下午的自习课做完,回家的时间都是自己安排。

 

试卷和练习册老师倒也会布置,但从来不收上去批阅,只会在课堂上讲解;打了下课铃,老师要拖堂会被学生起哄,所以老师如果拖堂,必然会说:下课了,你们自由活动,我这还有几句讲完;下午第三节课后就是课外活动时间,直到高考前一个月(最后一个月都是各自回家复习,学校有老师坐班,有不懂的随时来学校找老师。)也没有任何课的老师会占用来讲习题;老师从来不会补课,尤其是课外……

 

这看起来几乎就是放牛班的雏形了。但我的上一届学长,高考考出了888分的理科状元和666分的文科状元;每届400多毕业生中有近80个保送北大、清华、复旦……等等重点大学。

 

这是一所充满了浪漫主义的中学,由一群牛逼老师和拔尖学生组成。

 

曾经也有家长对于学校的课业压力太小和班主任沟通,但老师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的孩子,只要认真听了我45分课,就够了,为什么要做那么多作业?

 

在班上,老师也会说:想学的同学,没作业,也会自己去做习题;不想学的同学,我布置作业你们也是去抄。你们抄着累,我改着也累,何苦这么麻烦?所以,想学的同学有什么不懂的,随时来找我。

 

这样“天才教学”教学直接反映到学生身上的特点就是,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比那些题海练出来的孩子活泼、活跃得多,用现在的话叫做素质教育做得好。

 

记得我高三时,教导主任讲了一个故事:

 

我们上一届,北京外国语大学在江西和湖北两个省准备招收4名保送生。并且计划是湖北黄冈中学3名,江西师大附中1名。

 

但我们教导主任比较机智,在面试的时候,他带着4名学生去,而黄冈中学只去了3名。

 

在面试完之后,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老师对于我们输送的4名学生都喜爱有加,他们不仅成绩好,而且有的会唱歌,有的会跳舞,有的会主持……相比之下,黄冈中学的人就木讷了许多。

 

回去后,北京外国语大学调整了招生计划,一度准备把4个保送名额都给师大附中,但终究碍于更长远的合作,还是给黄冈中学留了1个名额,而将本来要给黄冈中学的3个名额给了师大附中。

 

这才是教育的意义——让学生在这里成为看得见希望的人,升学率只是这种希望的结果罢了。

 

 

所以,当看到母校那个孩子跳楼的消息时,我就想——在江西师大附中读书你应该想上房才对,为什么会跳楼?

 

很多人说,现在孩子的升学压力和我们当初不一样了。

 

也许吧,但什么时候又没有压力呢?何况,和我们当初的单一社会形态下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比起来,现在更为多元的社会,高考、上大学已经不是唯一出路。就压力而言,我并不苟同现在学生的压力就比我们那时候更大,而且大得那么多人要去死。

 

和一个老校友聊起这事儿,他说:听说现在学校里也会布置很多作业了;放学后也开始补课了……不禁有些唏嘘,于是也多少能够理解那个孩子为什么会跳楼了。

 

但这些变化,是因为孩子的升学压力更大了吗?未必吧?我看是学校的升学率压力更大了!

 

当年“天才教学”的基础是一批牛逼的老师,再加上全省最好的生源共同协作的乌托邦吧。现在学校扩招了,肯定无法保证都是最好的生源,为了应对更多的学生,学校又补充了大量老师,一样不能保证个个牛逼。

 

没有了整齐牛逼的教师队伍,也没有了批量高素质学生,迫于升学率压力,一个另类的学校最终泯然众人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

说白了,大环境已经容不下那个充满浪漫主义的乌托邦学校存在了。

 

 

学生跳楼,很多人都说是因为课业和升学压力,我觉得并不这么简单。一个人自杀,得有多绝望?仅仅靠做不完的作业就能把人逼成这样?真正逼死人的,大抵不是压力,而是看不到希望吧。

 

在大环境压力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我们只能寄望于小环境的优化。而在学校环境当中,能优化这个环境的,也只有老师了。

 

一个好的老师,是不会任由外部的压力把学生压垮,而是会告诉他们如何坚强,指引未来的方向,并成为学生们的希望。

 

前两天看了一个关于美国老师的报道。

 

美国名人堂级教师——Jaime Escalante,他是玻利维亚人,移民美国后,因为不会英语,直到44岁才拿到教师资格证。而当他进入供职的高中时发现,它是南加州所有高中的倒数第一,窗户破破烂烂,学生奇形怪状。进了教室,学生们喊着“我们不想上数学课,我们想上性教育课……”

 

虽然这里的学生都来自贫困社区,家里人也只是希望他们尽快拿到文凭然后去打工。但Jaime Escalante却在想:这群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全坏了?这只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的自暴自弃罢了。

 

于是,他决定来改变他们的命运。他不仅会带着菜刀进课堂讲解公式,还会用帮会黑话说明方程式,会带着学生们唱摇滚,跳街头舞蹈,所有手段无不用其极,只为了让孩子们能认真听课。当孩子们说:“你再努力也没用的,我们不可能上大学”后他才知道,在美国,有个“AP微积分”考试,全国只有2%的尖子生才有机会参加这门课考试。而如果能考过,则申请大学基本就稳了。但这门课,只有在最贵的私立学校才开设。

 

于是Jaime Escalante对他的学生们说:“如果你看不到希望,我可以给你!因为我是老师!”

 

从那之后,他就独自开始给学生们上AP微积分课。因为学校和家长都觉得他这么干很蠢,所以没有人支持他。于是他就自筹资金,每天放学后和周六周日给孩子补课。

 

慢慢地奇迹终于发生了。在没日没夜的学习下,最开始5个人的班上2人通过考试,后来8个学生7人通过考试,再后来15个学生有14个人通过考试……补习班开了一年之后,全班18名学生全部通过AP微积分考试!

 

这样的成绩让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都怀疑他们是在集体作弊。但重考的结果却证明,他们就是实实在在地成功了。

 

于是,农夫的女儿Leticia Rodriguez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,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,成为施乐和霍尼韦尔公司的电子设计工程师;汽车修理工的儿子Daniel Castro被麻省理工学院(MIT)录取,取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,目前是专利法和知识产权领域最顶尖的专家。

 

几十年来,400多名学生从Jaime的身上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,在他的帮助下通过了AP考试,进入了世界名校。

 

 

学生之所以跳楼,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绝望?

 

从美国教师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,即使在美国,想上个好大学也并不轻松,那个什么AP微积分,怎么看也一点不比我们的课业简单。但在中国的现状是,升学率对于学校、教师而言,就像公司的业绩,考核着所有人。

 

学校变得就像公司一样,因为升学率背后蕴藏的是员工福利、更多的奖金和更多的收入,而最该给学生希望的老师却像工头,他们并不在乎学生在学校学到了多少,快不快乐,而是像管理工人一样管理着他们,每次作业就像我们要交的业绩,每次考试就像我们每回的提案……而学生,则在这条生物链的最底端,他们就像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——压力大是一回事,看不到希望才最致命。

 

不是说现在的教师们做得不够多不够好,其实他们很辛苦,压力也很大。每次考试成绩出来的压力,一点也不亚于公司里的KPI绩效考核,升学率的压力也不会比年底评估轻松。但教师的天职是什么?

 

教书育人!教书育人!教书育人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不是升学率。别说应试教育和学校的事儿,在环境和压力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Jaime Escalante证明了一件事——一个人,同样可以完成使命。

 

学生们们为什么都选择了跳楼?

 

大概从那能看到更远的远方吧……

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:新老王不装

在跳楼学生的生死之间,就差一个好老师
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已投稿到: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五泄镇 荆门市 双湃仔 张新庄 金山街道
    省青春医院 宜潭乡 大羊坊南村 金坛县 奇源林场